5G不是国产手机救世主

2019-11-20 10:004879互联网未知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腾讯深网”(ID:qqshenwang),作者 马关夏,编辑 康晓。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华为、vivo、小米、OPPO排座次,二线阵营抢占狭小的生存空间,海外市场刺刀渐起,5G之争定义未来,中国手机正进入最后的决战时刻。《深网》将推出系列报道,盘点决战时刻中国手机品牌各自手中筹码,是为第三篇。

OPPO副总裁沈义人不久前清空了微博,他把微博名“沈义人Brian”改成了“自信的眉毛”,认证也从OPPO副总裁变成了数码博主。“准备改个名字换个认证,说话太累了,咱们江湖见。”沈义人在10月30日改名前的最后一条微博中这样写道。

沈义人并没有离开OPPO,作为一位微博粉丝过百万、常年活跃在手机圈一线的公司高管,这样不寻常的举动引来了外界的诸多猜测。一位微博用户的留言似乎道出了真相:“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:得罪了整个高通系的手机厂商。”

10月28日,沈义人曾在微博上发表自己对于用户购买何种5G手机的看法,“第一批5G手机最好买集成SoC,其次最好选双模的NSA和SA都支持的,不让自己纠结。”

上述表态遭至部分友商的不同看法。沈义人很快就删掉了这条微博,并在新的微博中称,“没有说谁优谁劣的意思,只是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不要被所谓的‘真假5G’误导”。

5G不是国产手机救世主

OPPO副总裁沈义人

沈义人所说“真假5G”的肇端,最初来自于圈内著名的“大嘴”余承东。

今年6月的MWC 2019上海大展期间,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曾发言称:“明年1月1日开始,政府将不允许NSA(非独立组网)手机入网,SA(独立组网)是发展方向,中国会尽快过渡到SA。”同一时间,中国电信也称道,将坚持SA目标组网方向,SA组网是5G的最终方向。

余承东随后在朋友圈转发《国内5G市场突变:高通系产品或集体凉凉,华为成唯一“真5G手机”》一文,并评论表示:“国内同行加油!希望大家都能提供真5G手机!NSA很快会被淘汰,SA才是真5G”。换句话说,余承东认为非SA即为假5G。

余承东的“假5G论”让小米OV等一众高通系手机厂商压力山大。今年上市的5G手机基本采用外挂5G基带模式,而市面上成熟的5G基带仅有华为海思巴龙5000和高通骁龙X50,前者支持NSA和SA 双模,后者仅支持NSA。

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,支持双模的高通骁龙X55处理器要到今年底或明年初才能量产出货,这意味着在此之前高通系厂商发布的5G手机无一例外都仅能支持NSA。而竞争对手华为集成了4G SoC和5G基带的麒麟990 5G SoC芯片已经就绪。

9月20日,荣耀总裁赵明在微博上对“假5G论”进行了进一步的引申,“手机厂商有责任和义务告诉消费者,他们最近购买的5G手机在‘现在和未来,本地和国内漫游’是否都能够使用5G?是局部通还是全国通?这个问题不应回避,更不能刻意混淆,应该把知情权还给用户,很多人花了几千块钱购买的5G手机,最后只能使用4G服务,这就有欺骗消费者的嫌疑了。”

赵明的观点与余承东一致:“SA才是真5G”。只是赵明还认为各家手机厂商应该对5G手机是否支持双模做出明确标识,否则“假5G手机”会充斥市场。

华为一系列表态后,向来与华为不乏口水战的小米终于坐不住了。9月27日,雷军在微博上转发文章《SA网络建设和商用仍需时间 专家称NSA手机可长期使用》,并配文“市场上有关5G有很多谣传,请大家帮忙辟谣。”针锋相对的意味十分明显。

5G不是国产手机救世主

“真假5G手机”暂无定论,不过手机厂商们的5G抢位战,就这样从一场关于真假5G手机的争论开始了,而这场争论的话语主导权似乎由华为驱动。不难理解,作为高通系厂商OPPO的对外代表,沈义人那条对华为“有利”的微博让他承受了不小压力。

进入2019年,各家手机厂商都能真切感受到行业的寒意,从配置、价格到营销,手机厂商争夺市场的肉搏战愈发白热化。智能手机的硬件创新已到瓶颈期,5G成了各家厂商都不容错过的浪潮。4G时代,“华米OV”市场份额的天平已失去平衡,“一超三强”才是当下的现实。

5G时代,布局完整的华为希望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,小米OV也各有布局。此前败走中国的三星包括摩托罗拉试图卷土重来,品牌影响力仍在的苹果有恃无恐,而市场份额所剩无几的二三线品牌则期待实现逆袭。

2020年或将迎来等待已久的5G换机潮,但在技术和市场门槛越来越高的5G时代,机会并不属于所有的手机厂商,强者犯错的可能性越来越小,而落后者再难逆袭。

等待5G换机潮

“冬天已经来了,2019年我们即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,没有一丝一毫盲目乐观的余地。”年初,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公司年会上这样说道,“在这个冬天,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。”

智能手机行业确实寒冬已至。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全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较前一年仅小幅增长1.2%。Gartner最新的报告预测,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将下降2.5%。

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同样不容乐观。Gartner的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滑14%。Gartner预计,中国智能手机2019年大概率还将下滑。而从IDC等市场调研机构的数据中,也能得出一致的结论。

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渗透率已超96%,4G用户渗透率也高达70%以上。在智能手机的存量竞争时代,手机厂商彼此间竞争的火药味渐浓,大盘下跌,各家厂商不得不从配置、价格到营销层面都贴身肉搏,以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。

而这种白热化竞争的结果是,中国手机市场的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,中小品牌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:2018年金立“猝死”、锤子爆出资金链危机、魅族出货量下滑了50%以上、此前陷入下滑的联想、乐视、360手机等一众品牌也不见起色。与此反差强烈的是,过去一年,华米OV四家厂商在国内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进一步提升至近80%。

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2018年年底曾感慨:“手机行业最繁荣的时候有6000多个手机品牌,现在99%消失了,这是我们看到的变化,过去五年,每年一半的手机品牌都会消失,这是一个刺激的行业。”

华米OV的日子同样不轻松。中小品牌的逐渐式微,几乎磨平了原本存在于头部厂商“华米OV”之间的市场缓冲地带,随着“华米OV”能够从二线品牌处得到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少,这场争夺手机市场份额的“权力游戏”已彻底成了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。一场“黑天鹅”事件偏偏在这时出现。

5月16日后,华为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海外市场受挫。尽管包括余承东在内的多外华为管理层均对外表示,华为海外市场在三季度已有所恢复,但GMS(谷歌移动服务)的缺失,仍是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,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。华为不得不将更多的增长寄希望于国内市场,这自然并非小米OV所乐见。

随着华为加大对国内市场的投入,以及在消费者情怀的加持下,华为手机在国内市场取得了意料之中的爆发式增长。科技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第三季度,华为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同比增长高达66%,而VIVO、OPPO、小米和苹果均出现大幅下滑,华米OV和苹果之外的市场空间也进一步萎缩。市场调研机构Countpoint最新发布的数据也与此相近,手机行业的这个寒冬更冷了。

5G不是国产手机救世主

*数据来源于Canalys

紧张和焦虑感弥漫着整个手机行业。据《深网》观察,过去一年间,各家手机厂商无论在配置、价格还是营销层面都更加激进。第一台iPhone诞生十余年后的今天,智能手机的硬件创新已然走到了瓶颈,各家厂商推出的新款手机,能让消费者惊艳的卖点已越来越少。

手机厂商不得不另辟蹊径,小米OV均在过去一年间成立子品牌或拓展产品线。小米宣布Redmi品牌独立,实行“小米+Redmi”的双品牌战略,雷军希望“红米Redmi专注极致性价比,主攻电商市场。小米专注中高端和新零售。”同时,小米还首次推出了面向女性用户的全新小米CC系列。

小米一系列策略调整背后的核心逻辑在于,希望通过双品牌战略和拓展产品线,覆盖不同的用户群体。而OPPO、VIVO相应调整的目的也与此相近。

此外,各家手机厂商在过去一年间也热衷于概念手机的发布。华为在今年2月的巴塞罗那MWC大展上,发布了5G折叠屏手机Mate X,此后多家手机厂商纷纷透露自家的折叠屏手机计划。不过,由于折叠屏手机本身技术复杂性较高,良品率一直难以保证,国产手机厂商中,仅有华为Mate X实现了小规模量产。

对于折叠屏手机的态度,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此前接受《深网》等专访时表示,“对于折叠屏手机的销量,华为目前还没有具体目标。”何刚透露,华为认为折叠屏应该是未来的方向,会持续坚持投入,推出更多的折叠屏产品。

换句话说,华为折叠屏手机更大的意义在于抢占未来智能手机竞争的新赛道。

小米在概念手机的发布上似乎比华为更为激进。今年9月,小米发布了环绕屏概念手机MIX Alpha,雷军对MIX Alpha毫不吝惜溢美之词“就像神秘山谷里计划飞往太空的飞船,就像降落在火星表面的宇宙模方。”不过两天后华为Mate30系列发布会上,余承东评价小米MIX Alpha“没有实用价值”,给雷军浇了盆冷水。

5G不是国产手机救世主

小米MIX Alpha有没有实用价值暂且不论,但这款机身被环绕屏完全包裹的概念手机,外观惊艳的同时也意味着对制造工艺要求极高,而且考虑到高达19999元的售价,短时间内成为主流并不现实。一位手机行业的资深人士当时向《深网》分析,“比起卖多少台,小米卡位的意味更明显”。

一面通过推出双品牌、拓展产品线覆盖更多的用户群体,力求保住现有市场份额;一面又通过概念手机,希望抢占未来智能手机市场竞争的新赛道,小米过去一年的布局其实也是当下众多国产手机厂商的群像。但多品牌和多产品线的执行效果尚待观察,概念手机短期内也很难支撑起持续承压的出货量。加码海外市场或许是一条有效的生存之道,但所有厂商都明白本土市场的重要性。

眼下,逐渐成熟的5G市场成了各家手机厂商的必争之地,围绕即将到来的5G换机潮,一场5G手机抢位战已提前打响。

5G手机抢位战

从以往的经验来看,每一次通信技术变革都会重塑手机行业的格局,即便是强大的行业巨头,也会因为未能适应市场形势的新变化而走向衰落,而一些原本处于行业边缘的后来者,也完全可能实现逆袭。从2G到3G再到4G,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全球手机市场建立的王朝,逐渐让位于苹果、三星。国内市场五花八门的山寨手机也逐渐被“中华酷联”消灭,而后者的地位又迅速被“华米OV”取代。

4G时代,国内手机市场华米OV的格局已然稳固,不过,四家一线厂商内部实则也暗流涌动,除了在存量市场彼此间竞争加剧,苹果和三星两家国际巨头仍是绕不过的坎。而对于市场份额所剩无几的中小手机品牌,面对5G技术重整市场的契机,逆袭成了唯一的目标。

5G大潮已至,今年6月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,厂商推出5G手机开始进入竞速阶段。

7月23日,中兴宣布旗下首款5G手机中兴天机Axon 10 Pro 5G正式发售,这是国内首款5G手机,售价4999元起。中兴的首发多少让外界有些意外,不过也足见其在5G时代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的决心。

7月26日,华为Mate 20 X(5G)在深圳发布并开始预售,这是业界首款商用5G双模手机,售价6199元起。

8月21日,三星在国内发布三星Galaxy Note10+ 5G,成为其在中国市场推出的第一款5G手机,售价7999元起。(三星此后又推出了中端5G手机Galaxy A90 5G,售价4499元起)媒体和观察人士普遍认为,三星希望凭借5G手机在中国市场卷土重来。

8月22日,VIVO首款5G手机iQOO Pro发布,iQOO Pro是国内首款售价低于4000元的5G手机,售价3798元起。

8月30日,中国移动自有品牌的5G手机先行者X1在线上线下同步开售,售价4899元。

9月16日,VIVO推出旗下第二款5G手机vivo NEX 3 5G,售价5698元起。不到一个月连续推出两款5G手机,VIVO在5G的布局上显得格外激进。

9月24日,小米正式发布了小米9 Pro 5G版,这是小米在国内推出的首款5G手机,小米9 Pro 5G售价为3699元起,成为目前国内售价最低的5G手机。

至此,华米OV四家一线国产手机厂商,仅有OPPO未入局5G手机市场。

9月26日,华为在国内发布Mate30 5G系列,Mate30 5G系列搭载麒麟990 5G SoC芯片,麒麟990 5G SoC首次将4G SoC和5G基带集成在一起,支持5G双模。余承东对芯片的性能颇为自信,他认为“华为Mate30 5G系列是全球首款第二代5G手机”。Mate30 5G系列售价4999元起,但开售时间放到了一个多月后的11月1日。

10月23日,华为正式在国内发布5G折叠屏手机Mate X,售价16999元起。

5G不是国产手机救世主

从相关统计数据来看,目前,国内市场已有超过20款5G手机上市,但直到10月31日,工信部宣布5G正式开启商用服务,三大运营商才相继发布5G套餐。5G商用服务尚未正式开启,国内头部厂商就已迫不及待的推出各自的5G手机。

与手机厂商推出5G手机的急切相比,消费者对5G手机的热情要冷淡得多。IDC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至今年9月,国内5G手机整体出货量约为48.5万部。这在同期国内市场近3亿部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中占比极小。

尽管5G是过去一年的热词,消费者被诸如一秒下载一部电影等对5G应用的畅想刷屏,但考虑到5G网络覆盖尚不完善、5G手机仍价格不菲、5G杀手级应用也还未出现的现实,并不难理解消费者对5G手机的冷淡。

网络、终端和应用均需补课

由于此前陷入与高通的专利纠纷,9月20日,苹果意料之中的发布了非5G智能手机iPhone 11,对苹果将错过5G时代的疑虑此后一直不断。不过,苹果CEO蒂姆·库克对此颇为淡定,他当时向腾讯科技解释:“目前来说(5G)还是有一点超前,我们研究了市场发现,整个市场里面不管是基础架构或者是芯片都还没有足够成熟,还不足以推出一个高质量的产品。”

消费者也很快为这款“创新乏力”的新iPhone买单,苹果市值随后连创新高,连带供应商的股价都随之上涨。而连续多个季度表现疲软的中国市场也超出预期,库克难掩兴奋,“iPhone11在中国的定价策略非常成功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。”

在当前5G网络尚未完善的阶段,相比于能否支持5G,国内消费者更关心的显然是新款iPhone的价格。

5G网络建设初期投入巨大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为节约成本,国内运营商的5G网络建设也呈现出两个特点:在技术选择上,先NSA再SA;在网络覆盖上,先建重点发达城市,再逐步拓展到其他区域。

目前,已宣布将在今年年底建成1万个5G基站的城市,仅有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和成都等少数城市。而从运营商APP的后台数据来看,即便是在5G基站建设相对最为完善的北京,五环内也仍未实现5G信号的完全覆盖。

5G不是国产手机救世主

截图自联通APP,绿色区域代表已覆盖5G信号

根据相关规划,三大运营商2019年将在国内50个城市建设13万个5G基站,而明年将会是5G基站的大规模建设期。

相比于亟待完善的5G网络,5G手机终端则已基本成熟。尽管“真假5G之争”仍未有定论,但多位业内人士均向《深网》表示,当前阶段如果仅追求上网速度,无论是单模还是双模5G手机,对用户体验影响不会特别大。

目前5G手机最大的问题在于价格。即便最便宜的小米9 Pro 5G,售价也达到3199元。而从以往的经验来看,只有手机均价低于2000元,才能实现大规模普及。

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此前接受《深网》等专访时分析,明年1月1日,厂商应该推出3000元档的5G手机,6月1日,应该推出2000元档的5G手机。

胡柏山认为,“基于5G应用的出现将会推动用户下一波换机潮,而5G网络普及将在3年内实现,终端再配合网络端,消费者将会在明年第三季度感受到5G带来的好处。”

除了尚未完善的5G网络、价格仍然较高的手机终端,应用生态的匮乏同样是消费者拥抱5G的障碍。

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此前对媒体表示,将来20%左右的5G设施将用于人和人之间的通讯,80%用于物和物,物和人之间的通讯,也就是物联网,比如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。也就是说,5G未来应用的主要方向是面向B端场景。而车联网、智能制造、医疗、娱乐、社交等方面业界最为看好的5G应用方向。

当然,在5G应用初期还是以面向个人的eMBB(增强移动宽带)场景为主。但目前面向个人的5G应用仍然稀缺。

VR和AR是业内看好的5G应用之一,华为何刚此前接受《深网》等专访时认为,5G结合VR会有较好的发展。

“韩国运营商发展了6个月5G用户以后,5G用户达到350万,其中有100万用户是持续使用VR和AR内容,有20%的流量是VR和AR的内容消耗的。”何刚解释,“这说明5G的加持和优秀的终端体验,内容的丰富性会相互的促动,互相支持、发展,好的终端促动更好的内容产生,好的内容会促动更好的终端。”

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此前接受《深网》专访时预计,2020年5G应用将会逐渐丰富。刘作虎认为“2020年的5G就像2014年的4G。”

综合考虑网络覆盖、手机价格以及应用生态的完善程度,业内普遍预计,5G手机的大规模换机潮将在2020年出现。IDC在此前报告中也预测,受益于5G智能手机的增长,2020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将恢复增长。整个行业回暖也意味着,2020年将是手机厂商决胜5G时代的关键。

决战2020

华为系的华为、荣耀,苹果、三星,以及高通系的小米、OPPO、VIVO、一加等,是5G时代中国5G手机市场的主要玩家。目前,仅有华为、三星完成了从手机终端到5G芯片的布局,小米OV等高通系的厂商则依赖于产业链的创新。

在核心芯片上依赖产业链的弊端不言自明。从公开的报道来看,解决专利纠纷后重新拥抱高通的苹果,将在明年与高通合作推出5G iPhone,而自研的5G芯片仍在路上;vivo不久前宣布与三星共研5G双模芯片Exynos 980,或是一次减少对高通依赖的积极尝试。

而拥有自家芯片在营销和产品层面的优势也显而易见。今年9月华为Mate30系列的海外发布会上,余承东把不支持5G的iPhone11和仅支持NSA单模的三星Galaxy Note10狠狠嘲笑了一番;在国内“真假5G”的争论中,华为也事实上掌握了话语权。

9月23日,余承东在华为Mate30系列国内发布会后接受《深网》等采访时称,Mate30 5G版放到一个多月后的11月1日才开售,并非华为5G芯片的量产问题,而是为了配合运营商的5G网络建设。赵明被问及荣耀为何迟迟不推出5G手机时则直言,5G手机堆量无意义,支持双模的5G手机才能成为爆款。

10月31日,工信部宣布5G正式开启商用服务,三大运营商随后公布了各自5G套餐资费,并在11月1日正式上线5G商用套餐。华为不愧自称“最了解运营商”,选择同日开售Mate30 5G版。华为何刚接受《深网》等专访时称,结合上市时间点,该款手机将成“核弹级爆款”。

2020年5G手机决战提前两个月打响了。

从《深网》已获知的信息来看,各家手机厂商在接下来几个月内推出5G手机的频率将提速:11月25日,华为将发布新款Mate系列5G手机;11月26日,荣耀将推出旗下首款5G手机V30;12月,OPPO 和VIVO均将推出5G手机,小米子品牌红米也会有5G手机问世;明年初,紧跟高通865的量产,小米、一加等高通系厂家也均会在国内推出5G手机。

华为、小米推出5G手机的策略有所不同:华为一心憋“爆款”,小米则似乎要沿袭机海战术。

除了何刚口中的“核弹级爆款” Mate30 5G。10月21日,赵明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称,“近一段时间5G很热,市场推出了很多5G产品,但基本上是概念热、产品不热。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,荣耀V30将成年度爆款。”

荣耀“爆款”论一出,可谓一语激起千层浪。小米高管随即在微博上针锋相对地表示,即将发布的新品一定会是5G爆款。

此前一天,同在乌镇的雷军表达了小米对5G手机的态度:“小米对于5G非常激进,明年计划推出超过十款以上的5G手机,覆盖中高端的所有价位。”

OPPO和VIVO的路径选择也大相径庭。在市场布局方面,OPPO此前在海外市场推出多款5G手机,并在英国等欧洲国家的5G手机市场占得先机;VIVO则在国内市场连续发布两款覆盖高端和中端价位的5G手机,IDC的数据显示,VIVO为截止9月国内5G手机市场占有率首位。

而在5G手机核心芯片的选择上,OPPO年底在国内推出的第一款5G手机,将首发高通5G集成式SoC;而VIVO年底在国内推出新款5G手机,将搭载其与三星共研的Exynos 980。

除了“华米OV”,一加和联想两家此前专注海外市场的国产手机厂商也不原错失良机。

《深网》从接近一加的内部人士处了解到,一加将在明年早些时候在国内发布5G手机;联想中国区总裁刘军近日接受《深网》等专访时也透露,联想将在国内推出5G版摩托罗拉。

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、中兴、一加、联想,5G时代的国产手机玩家屈指可数,而逐渐被边缘化的金立、魅族、360、锤子、乐视等品牌,至今仍未出现在发布5G手机的名单中。

5G造机门槛越来越高,手机行业玩家会越来越少,这基本是业内共识。借助5G东风“涅槃重生”并不容易,有的厂商甚至放弃了最后的挣扎。

5G的造机门槛综合表现在研发、制造和供应链管理等多个环节。

刘作虎接受《深网》专访时表示,5G手机研发难度会更大,投入也会非常大。“一加三个5G实验室,一个实验室光设备的成本都得一个亿。”刘作虎告诉《深网》“这个成本是巨大的,光实验室很多人就投不起了。”

何刚此前接受《深网》等专访时介绍,华为Mate30 5G系列手机的制造难点包括芯片、软件和网络测试。“除了芯片的制造难度很大,在软件的调试和手机的测试过程中,5G手机也有需要更多网络测试。”何刚坦言“从芯片到整机到整个测试难度都将增加5G手机上市的周期。”

而对于中小手机厂商来说,首先需要直面的是薄弱的供应链掌控能力。一位手机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《深网》,“过去几年手机供应链越来越向大厂商倾斜,二三线品牌很多时候根本拿不到货,处理器这些核心零部件更难,而且代工厂也很难给几百万台量级的订单新开产线。”

5G并不是所有手机厂商的机会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hexieshandong.com 和谐山东网_山东新闻门户_传播文明,和谐中国 版权所有备案号:6396416@qq.com